办公室女郎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类型:地区:发布:2020-08-14

办公室女郎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剧情介绍

办公室女郎高清视频在线观看林媚瑶秀脸红通,郎高心头虽有些迟疑 ,却终究没有出言拒绝,缓缓地挪身凑近,轻轻地将侧面头颈靠了上去…此时程雪映心念一起,开口问道:「棠儿姑娘 !关于那父子二人,在下亦有几件事情相询,不知妳可愿意回答?」

说话同时,程雪映目光更明、拳握更紧,显然未因此次扑空而怀忧丧志,他年纪虽轻,却是久经历练,尤其自任上教主后心性成熟更速,单只眼前一点儿挫折不顺,绝无法撼动其志!或许是她不愿程雪映当她见外,清视或许是她不自觉中已对程雪映生了依赖,更或许是…她正打从心底期待着…倚靠上眼前那予人温暖的坚实臂膀…林媚瑶眼见程雪映精神振作,心里大是放心,又再问道 :「那么..大哥现在便要动身下山了么 ?」

程雪映闻言,侧着头思考了半晌,才又缓缓说道:「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不少时间..咱俩费了好一番心力才终于得入此香山之中..就这么回去..未免可惜。不如..余下时间里咱们就此山林好好走逛一番,毕竟..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重访此地。」林媚瑶闻言颇觉赞同,方才他俩进入紫花林后便一路前行,从头至尾也不曾停步下来好好欣赏身旁美景,她的内心其实暗感遗憾几许,因为此紫林一处属于香山禁地,年幼之时她虽极为神往、却是未曾步入 ,如今终能亲身一至,始觉其中竟是美好如斯,若是只得匆匆几瞥便要离去,总是有些可惜,此刻听及程雪映提议走逛,正是合心合意,于是林媚瑶点头微笑道:「好阿!媚儿久待教中,早闷得有些受不了了,难得来此美丽地方,怎能不好好逛它一逛 ?」此时林媚瑶秀目重阖、线观芳心急动,线观脑海中不禁回想及了那时香山派棠儿师妹的面泛红晕模样,回荡起了她那句含羞带喜之语:他让人…有一种…很安心..很可靠的感觉….

翌日一早,室女二人便启程上路,室女程雪映依旧与林媚瑶共乘一马,林媚瑶也不再推拒。两人行路半日 ,已是入了司州,程雪映驱马直往州里城镇集中处去,寻得了一处看来极为热闹繁华的大镇『丽江镇』,于是两人下了马来,牵领着身后二马入到镇里。程雪映望见林媚瑶笑语灿烂,知晓她是真心喜欢此提议 ,不由心念一动:「可不是么 ?我也在神天教里闷着好些时候了..如今既然远来此幽谷美林 ,却不懂得趁机赏景探胜一番 ,尽费时间想些不开心的事作什么呢?那些恼人烦事 ,平常我待在教里时还想得不够多么?」

于是程雪映心境一转,决定将那些忧思杂绪全数暂放一旁,替换上一派轻松怡然的游林之情。神天教近年来虽未兴风作乱,郎高可从前时候侵扰地方之事做过不少,郎高此刻程雪映外着星神众装扮,入走镇里自是惹来不少眼神议论,虽然星神众并非神天教之战斗部属,可铁面黑篷之特异衣着,让人不由一见而生惧畏之心 ,于是程林二人所近之处,行人地贩莫不避走老远,跟着再对他俩遥遥注目、指指点点。但见程雪映站起身来,目色透着期待,扬起微笑说道:「此言甚是!那我们还等什么?」

程雪映也不想久待扰民,清视直接就寻往镇上一处兵器铺子,清视入了店里明白呼说要买柄好剑,那铺子前方是店面,后方是冶炼间,老板一听有人呼声,忙从后方探出身来,见着来人是神天教众,心头生了惊忧 ,一时间愣在当场 ,不知该不该过来招呼,程雪映知其顾忌 ,直从腰间小囊取出一锭金子放于柜上,明示着自己不会白拿。心思转变之下,程雪映对于游逛紫花林一事 ,忽然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当下伸手前握了林媚瑶玉臂细腕,就这么牵拉着她提步行出屋中,直往林中紫蝶花生长最密之处奔去。

林媚瑶没想到程雪映会突然伸手相握,还没来得及反应,已为其拉着自己纤手出了屋中,这时始觉心头一阵腼腼,要想将手脱离,却又怕生尴尬,于是任由着一己心慌面红,却终究未有将手挣脱,待二人行过数十余丈,抵达一片紫花密生处,程雪映首先停下了脚步环顾四望,同时握着林媚瑶的一手不自觉松了力道,林媚瑶这才顺势轻缓缓地将手给移了出来 ,可此刻她内心羞怯未退、脸容红霞尚存,不由低垂着首默默无语,只待一颗砰然急动的心脏稍微平静下来。金光在目,线观那老板眼睛亮了起来,线观他年纪五十左右,是位安份守己的冶炼师父,本身也懂武功,然而不过中等程度,心想眼前二位神众若真要行抢 ,自己也是没法抵抗,于是索性豁了出去 ,鼓足勇气踏步上前,伸手将金子一收,笑脸勉强一堆,招呼起程林二人来。

程雪映四望一阵,又回顾到了身后的林媚瑶 ,见其脸面正自低摆着,于是微笑问道:「这儿花开正盛,景色可美着呢!妳不四下看望欣赏,却紧盯着地上做什么呢 ?」那老板简介了几柄好剑,室女程雪映都摇头表示不满意,室女只因那几柄好剑其形虽雄、其泽虽华 ,份量可也不轻,程雪映会想带剑随身,不过方便日后或有需要用上剑艺,并不代表从此弃用天地神功,那么所负剑重自是愈轻愈好,以免碍到神功施展。林媚瑶闻言一慌,怕被程雪映看出心思,于是忙抬起头来胡乱地张望一番,有些不太自然地微笑响应道:「是阿..这儿当真..当真很美呢!」

其实林媚瑶是多虑了,程雪映这块木料对于女子心思可说全然不通,虽然见着林媚瑶脸容举止有异 ,却是半点儿不明其由,只道美景在前 ,让林媚瑶一时神迷,这才面态言语失常了起来。此时忽有劲风一来,拂过一大片花丛之间,但见紫花瓣瓣离枝,盈动而升 、轻舞而落 ,便同漫天飞霜、满地降雪一般 ,时有数瓣飘掠过二人身畔,又好似紫蝶穿梭、绕飞周身一样。此景此致,实令人心畅意驰,有如置身仙境之中。此时程雪映思绪几转,又转到了那父子二人来历身份上头,他内心正思量着:「那父子二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何一再东迁西移、行踪如此无定?又为何这样藏头藏尾、慎防他人知悉其存在?难道..真是因为那位父亲从前做过什么大错事,为了避躲寻仇之人追探 ,这才需要如此行藏保密、处事小心?」

于是程雪映几经挑选,郎高最终选定一柄形薄质精之剑,郎高将其持于手中挥握一阵,感觉倒是顺手轻灵,于是向老板打了声招呼,将剑收入鞘里,即领着林媚瑶步出店里。林媚瑶顾望眼前美景,心神正自驰骋,暂时忘却了方才那心慌之情,此时程雪映却忽然移身凑近,前伸右手探向了林媚瑶颈后,轻抚了她的发丝几下。忽见程雪映如此亲昵动作 ,林媚瑶又惊又羞,心湖不禁再起波澜,一颗芳心直要跳出胸来,不知程雪映此举意在何为。

林媚瑶正自心乱,程雪映已将右手从林媚瑶颈后移了回来,手中还握持着两片紫蝶花瓣,他拿着花瓣在林媚瑶面前晃了晃 ,微笑说道:「媚儿!妳还真是看傻了呢!发上沾及了此二花瓣,却是一点儿也不自觉!」然眼下就此处观之,清视此茅屋中仅存之物皆是或木或石搭架出的摆设 ,清视看来全是在谷中就地取材制成,而非那父子俩随身携入 ,自然也就没法从中探得线索。此时林媚瑶方知程雪映适才伸手抚发之举不过在为自己除下颈后沾附之花,不知怎地,当下居然隐隐感到一些失望之情。察觉了自己的别有他想,林媚瑶心头一阵困窘,暗暗自问道:「我到底...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

其实程雪映事先已知寻得有用线索之机会不大,线观却终究怀抱了一丝希望,线观要想那父子二人会留下什么兵器防具乃是奢望,毕竟习武之人莫不视其珍重,理该随身携带,断无轻易撇下道理;但想若是衣物碗盆一类物品,易损易毁、易取易得,说不准他们嫌旧嫌破嫌负重,随手便扔弃了在此,那么程雪映来此一番搜探,发现个三五杂项,似也不无可能 。有异于林媚瑶的心思混乱,此时程雪映内心却是一片平和宁静,这种畅游山林之乐,打从他入到神天教后就再也不曾尝过,即便昔日身属星神众一员,任务来去之时多有机会栖身于山野之间,可不只当地景致皆大逊于眼前此幽谷紫林,单就怀抱之心境而言,一为身负暗杀任务之重重警戒、一为寄身山林花间之怡然自得,一为时有紧张、一为全然放松,其中差异之处 ,实已近乎天地之别!

此时程雪映举伐前行、漫步而游,一路缓走细逛下去,一处景致也不容错过,他的心情畅快无比,正感原来卸下教务仇念之游兴作乐竟是如此舒坦美好 。而林媚瑶始终静静随走其后 ,亦是一路缓步而行 ,她的心思杂然错综、她的脸容红霞隐隐、她的目光迷离朦胧、她的双唇轻抿微动,此刻她亦是感觉自己心荡神驰 ,却不知是否单为着眼前美景之故,还是为了方才程雪映那几度伸手相触之举。可惜事与愿违,室女如今此茅屋中连一个可供寻迹追查的线索也没留下,那父子二人依旧来路成谜、去处无踪,一切寻人之务又得重新来过。或许是美景在侧、才引人多增绮想,也或许是男女同游、更显得丽景如梦,以致林媚瑶此时此地,正陷入一种有生以来未曾经历过的意乱心迷,是惊亦是羞 、是甜亦是喜……游览多时,紫花林中景致大多看遍,然程雪映心里已对此地生了不舍之情,眼见限时未至,便不急着离去,在幽谷外缘寻得了一处缓坡,牵拉着林媚瑶踏上半高,跟着两人就地并肩坐下,近望着前方林中紫海万顷、风过波起。程雪映和林媚瑶都是年纪轻轻便遭逢亲丧之人,之后成长过程中又多历艰苦风雨,却是始终紧咬着牙一路捱过 ,几年来他们的日子皆是苦多于乐、辛酸更胜甜美,为了在神天教中图得生存 ,他们不得不时时争强、处处机心,时日一长,不自觉中已忘了何谓享受、何谓人生,亦几乎失去了那颗久埋深处的赤子之心。

总算今时今日、此地此景,得让他俩暂时忘却外头一切烦恼忧思,尽享徜徉山林之乐、重温幼时游耍之兴。程雪映环顾着屋中空荡内观,郎高想到自己连日奔波 、郎高不惜行远入险而来,却获如此徒劳无功结果,不禁涌起满心失望,同时间思虑一起:「看来那父子二人行事当真谨慎,在此生活二月有余,却未遗下任何一点儿痕迹 !?如今线索已断,日后再想觅得他俩踪影,恐非容易之事!」

此时此刻,二人心中所想所念虽有不同,却共怀抱了一个不可能成真的小小愿望 :若是时光能永远留止在这一瞬间,该有多好......日头缓落、天边弥染上一片红彩,暮色袭来、山野渐渐地失去颜色。念及此处,清视程雪映心里一阵难受 ,静静地于椅凳上坐下身来,双手交拱撑于颔下,眉头紧蹙陷入了沉思当中。

眼见黄昏限时将至,程雪映和林媚瑶不得不动身离开紫花林,出了谷中后循着来时路径,直往山下走去。二人步伐轻快,踏坪穿林,连过千余石阶后,已近山脚 。

此时忽见一女子身形者远坐于前方道旁小石上,举目挺首,正往着上山方向不住张望着 。近处再瞧,但见那女子雪肤玉容、漆发星瞳,正是那位丽绝人间的棠儿姑娘。林媚瑶知晓此刻程雪映心里定不好过 ,要想启口安慰,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时间呆站在当场不住看望往程雪映方向,双唇几度微动,却是一个字也没吐出来,始终一副欲言又止面态 。棠儿一见程林二人现身,双目立时透出星芒,待到他俩行身走近,便即站起身来,樱唇轻启,似是有话想说,却又未有出声。程雪映见其面态,猜得她是有事相询,于是主动问道:「棠儿姑娘!妳特意在此等着我俩,可是想向我们探些什么事呢?」

程雪映摇了摇头,语带遗憾道 :「没有..什么线索也没寻着 。对于那父子二人去向,我们依旧毫无所知。」心思既被说破,棠儿也不隐瞒,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想问..你们..你们认识他吗 ?是他的..他的朋友吗?」此时程雪映思绪几转,又转到了那父子二人来历身份上头,他内心正思量着:「那父子二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何一再东迁西移、行踪如此无定?又为何这样藏头藏尾、慎防他人知悉其存在?难道..真是因为那位父亲从前做过什么大错事,为了避躲寻仇之人追探,这才需要如此行藏保密、处事小心?」

思及此点 ,程雪映顿觉那位半身瘫痪的男子就是他寻找多年之杀亲仇人的可能性,又是增加了几成。棠儿这下问语有些不清,提到了两次「他」,却未明说「他」是指谁,但从早些时候棠儿的言谈中推想,不难明白此刻她话中人物谁属。程雪映心里有数,于是回道:「妳口中的『他』,可是指我们此行寻找之父子二人中的儿子呢?」程雪映温言说道:「熟是说不上 。那对父子是敝教教主昔日好友,不过已失去联络多年,近来无意间听闻他俩行往香山消息,便令我二人出访探查,只盼终能寻得他二人下落,得让教主与两位故人见面一叙 。」

程雪映虽不明白棠儿与那位儿子间是如何关系,但从棠儿几度言语提及,自也想得她与那男子应当颇为友好,于是说起此次前来探寻那对父子行踪之理由时,自然便将寻仇之事隐瞒 ,以免棠儿知晓他和林媚瑶真正来意后,对二人观感大坏、态度骤变。静默的气氛持续了许久后,程雪映终于有了动作,他挺起首来微点了几下,同时间双眼透出精芒 ,似是暗暗做下了什么决心。

林媚瑶见程雪映举止有变,终于也提起勇气,开口轻声问道:「不知大哥..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棠儿闻言,轻点了一下头,若有所思地喃喃语道:「果然如此..我一直就觉得..他和中原人士..不大一样..原来..他真的和魔教有些关系..」

程雪映问得明白,棠儿心下一窘,始觉自己方才问话有些没头没脑,面上微微一红,点了点头,改口问道:「我是在想..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找那对父子呢?应该是认识他们吧?是不是..是不是跟他们很熟呢?」程雪映双拳一握、语带坚决道:「我们先返回教里吧,回教后再命星神部众继续追查那父子二人踪影 !『坐于附轮木椅上之中年男子』......相信并非寻常 ,一当有人见过定会多少留下印象,我自可针对此点吩咐星神众员四处打听探问,一次寻不着,那就寻上十次、百次,哪怕是把整个武林翻找过来我也绝不放弃!我就不信……我会找不到他!」言及此处,棠儿忽又回过神来,慌乱说道:「阿!?我不是..不是故意称你们那里为魔教的!我是..我是..」

棠儿适才并未多想,魔教之称顺口唤出,此时忽地惊觉,要想辩解,却又不知如何圆场,俏脸微微胀红,一副尴尬十足面态。程雪映摇了摇手,微笑说道 :「神教魔教,不过一个称呼而已,我俩并不挂在心上,姑娘也莫要为此在意!」,同时间心里一阵思量:「原来棠儿姑娘事先便以为那位年轻男子与我教有些关系!?所以当她见着了有神天教众来访寻人,便猜测我俩可能为其熟友 !难怪早先她与我二人虽然非亲非故,却不惜冒着惹来师父怪责之险,也要将那对父子行藏消息告知!」

办公室女郎高清视频在线观看棠儿听闻程雪映并不在意,窘态稍解,双目转而透出异彩,语含期待地问道:「那你们..你们到那紫花林里..可有寻到什么?知道..知道他们是去了哪里么?」棠儿闻言,原本期待的脸容霎时转为失望,目色透着一丝黯然,轻声自语道:「是么..什么也没有么?他就这样..来匆匆去匆匆的..来也无声..去也无踪..我都还没多了解他些呢!他就这样走了..一点儿线索也不留下..」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